饱食终日,加点修仙_第十八章 登记、检疫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八章 登记、检疫 (第1/3页)

  李俭有些好奇,救援部队解决了他们的食物问题,那么饮水该怎么办呢?

  李俭并不担心自己和室友的饮水问题,有一个行李箱满满当当地装着这些东西,以现在的脚程,倘若队伍不会在太阳落山后行进,大概需要三天时间能到钱安市,如果考虑得更宽裕点,就是四天。

  之前在小超市中购买的饮水足以应付这四天的行程。

  但不是每个人都会像自己一样带上足够的饮水再上路,有些人是受限于物质条件,有些人是压根想不到这一点。

  李俭很希望救援部队确实带了饮水,毕竟如果饮水缺乏,他会拐着弯地遭殃。如果幸存者队伍中有个体缺少饮水,那将会变成连锁反应。

  运气好的话,争执会在小范围消弭;运气不好,就将演变成整个撤离队伍的灾难。

  不过救援部队既然带了食物,并且早早就分发给幸存者,应该不会想不到饮水才对。

  随着前面的队伍越来越紧凑,离原地休整越来越近,李俭越来越担心,学生们是否会因为缺乏饮水而哗变。

  如果真发生了那种情况,自己该怎么办呢?

  他张望四周,谨慎地观察一切,尽可能将自己能听见看见的信息加以分析,以此考量同学们的整体状态。

  大家的状态确实算不上好。早上接受救援时的兴奋劲到如今已经衰退得看不出几分,又饿又渴还在长途跋涉,肉眼可见的,同学们的表情都已经渐渐麻木,行进间的步伐变得沉重无力,只是拖着行李箱,背着包走着,唯一一点言语交流中透露出的期盼,是对“再过一会就能休整”消息的重复。

  最终,他们坐下了。钱冠希带来的消息表示,现在队伍绵延一里,阵型已经能算得上紧凑了,在外围忙碌的战士也要用餐,等到一个小时后,他们就要再次出发。

  “好像饮水,需要我们自己准备器皿。你们有碗和杯子吗?”钱冠希带着江智豪,把行李堆在旁边,和501寝室搭伙。

  没办法,两个寝室一边少俩人,一边就只有俩人,凑一块才比得上别人一个满寝。

  “有啊,保温杯,塑料碗。”李俭进入“军火展示”模式。

  保温杯是人人都有的,他还带了个保温瓶,其他室友在这方面也不差事,带的家伙比他更多。

  几人对了一下,塑料碗还真不是人人都有,李俭就匀了他们几个。

  “现在,杯子和碗都有了,咱们先把压缩饼干切了,就等饮水,到时候把它泡开。”陈涛坐在地上,手里捧着空碗,旁边立着保温杯,翘首以盼。

  这是学生们现在最常见的姿态。绝大部分人都坐在地上,少有人站着,一个个都努力伸长脖子,抬着头,张望队伍前头,部队留人的方向。

  但这里人挨着人,人挤着人,有些行李比坐在地上的人都高,哪是伸长脖子抬着头就能看见的。

  顶多超过五六十米,能看到的景象就不真切了。

  “这还真是翘首以盼。”李俭也跟着人群张望,他想知道救援部队会怎么发放饮水。

  黄承志打开压缩饼干的外包装,露出其中米色的“砖头”。

  “果然跟我买到的不一样,这才是正牌货啊。”李俭上手摸了两下。

  几人对着板砖使劲,又用筷子又用铁勺,费了半天工夫,才撬开几块,放在碗里等着。

  谜底在不久之后揭晓。

  正休整间,钱冠希按住耳麦,示意大家不要出声。

  “来消息了,让我们派代表去取水,把要装水的容器都带上。”

  “谁去取水?上哪取水?”黄承志环视四周。

  钱冠希已经提着俩热水瓶,站着看他。

  “又是我去?”

  “你是寝室代表啊,代表寝室去取水,这很正常吧?”

  ……

  过了十分钟,黄承志带着四壶水,神色复杂地回来了。

  “你们知道这些水是怎么来的吗?”

  “怎么来的?”

  “他们带了一个特大号的吸管,一头放在旁边的小河里,一头对着水箱,人在旁边搅转盘,水就从河里泵上来了。”黄承志边说边比划。

  “听你这么说,那吸管是过滤器?”

  “河水的颜色是黄的,还不透明,你们再看看我们打来的水,无色透明的。”黄承志抽出热水壶的塞子,倒了一些出来。

  “超,好猛的黑科技。”胡志嘉惊为天人。

  “我以前听说过类似的过滤管,但那东西很小,而且不能大量过滤。现在竟然有能在短时间内给数千人供水的产品……”李俭也觉得稀奇。

  “有的用就用,这下不愁没水用了。”几人赶快把压缩饼干泡开,对付着结束一顿。

  队伍再次启程。

  ……

  有了上午的经验,下午的行程算不上辛苦,李俭得以观望周围的世界。

  他们正走在一段国道上,道路两旁时有车辆出现,都是废弃车辆。有些看起来完好无损,有些残留着明显的车祸痕迹。

  国道偶尔会穿过建筑群,或者说,建筑群本就是围绕着道路修建。会出现在乡间国道两边的建筑,大多是前店后厂附带民居的形式,挂牌都像是“xx汽修厂”“xx五金”之类小微企业轻工业范畴的名字,极少会出现第三产业的标题。

  不过现在,这些建筑里都没有人。以救援部队告诉他们的消息,据说要么是在前两天不幸身亡,要么就是已经在撤离的路上。

  当然,听说也有些人不愿意撤离的。不过这些事情,救援部队没有与他们细讲。

  至于不愿意撤离的人会怎么样,李俭只能为他们的选择哀叹。放下助人情节,尊重他人命运。

  为了排解旅程无聊,下午,营部继续传递信息。

  在传递的信息中,学生们得知。这场救援活动是全国性的,以各个省份为主要执行单位,大部分省份都将聚居区设定为省会,少部分省份安排了复数聚居区,具体行动则由各省和战区统筹规划。

  几乎是在天地变化、动物变异不久后,规划便开始了。

  李俭想了想,自己好像在那个时候看到“xxx紧急召开xx会议”的新闻,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吧?

  第一批行动在人造卫星全部坠落之后,救援部队便已经出发。

  李俭等人所在的吴会省,最后一批救援行动被安排在11月5日,即是在明天晚上时,绝大部分幸存者就会跟随救援部队踏上前往聚居区的路途。

  “换句话说,王野他们明天才能受到救援?”陈涛掐指一算,发现这份安排落到另一个室友身上竟然是明天的事情。

  “没办法,他家离钱安市太远了,是这样的。”

  “我家里人好像昨天夜里就被救走了。”黄承志说得高兴,差点把板车上的蛇皮袋撞下来。

  “田神真好命啊,他们家应该是在事发后就能进聚居区吧。”李俭有点羡慕。

  “大概。我们仨的家人好像都是昨天上午获救的那一批,现在是不是已经到钱安市了?”胡志嘉点了点陈涛和李俭,他们仨的家虽然不在一处,不过距离钱安市的远近十分相仿。

  “估计是……呵。”李俭忍住笑,嘴角翘得老高。

  “哇,获救就获救吧,怎么现在笑成这样啊。你看我,高兴归高兴,要微笑,微笑。”黄承志稍微往旁边躲了半步。

  “不是,我是想到,我爸要是到了聚居区,大概会被拉去干活。他有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证,我忘了都有哪些了,但里头起码有一张高级电工。”李俭大乐。

  聚居区里头,现在肯定忙成了一锅粥。为了让全省的幸存者入住,不论形式如何,从做出决定的那一刻起,整个聚居区就是大工地,像自家老爹那样的人,肯定会被逮去没黑没白地做工,毕竟他就是干这个的。

  “嘶……到了聚居区还要干活,原来还有这茬吗?”黄承志脸上的微笑僵住了。

  “你这话说的,难道天底下还有不干活就能吃饭的道理吗?诶,对了,你不是书记吗?”

  “副的!”

  “副的书记,那你也是宝贵人才啊。”

  “我靠,我干什么活,我学的是教书啊!”

  “你看你这个副书记,平时做的那些工作,像什么统计人员啊、做笔记啊、报告啊,书面工作和会议安排不是做得挺好的吗?”

  “难道我到了聚居区也干这些?”

  “不是,我的意思是,你大概会被拉去写清单。”

  “我tm……”

  “谁让现在百废待兴,正是用人之际,你就不要推辞啦。”李俭特意空出一只手来,拍拍肩膀,以表鼓励。

  “我被拉去写清单了,你们去干吗?”

  “他们?嘉哥去教书,涛嘛……涛去搞电子设备,我就去工地做苦力咯。”李俭把自己丢进了工地。

  “工地很苦的,你真要去啊?”

  “我哪知道,到时候再看。据我估计啊,等我们到了聚居区,怕是由不得我们。”李俭翻了个白眼,拉着板车领先半个身位。

  ……

  太阳落山前,营部便吩咐众人准备扎营,晚上在国道附近休整。

  吃过压缩饼干,他们寻了一片旱田。十一月的上旬,也不知道旱田里能种什么,但看起来什么都没长,杂草也没来得及冒头——世界变化是两天前的事情,就算从那个瞬间开始,农民便不再伺弄田地,杂草也不至于在两天之内就把旱田给淹没了。

  有点幸运的是,李俭等人抢到了一块铺着透明塑料布的旱田,将被服包打开,铺上竹席,垫上褥子,再把床单盖上,被子枕头往上一扔,就算是有床了。

  但这还不够,这里是野外,哪怕是十一月的野外,虫子还是很多。

  黄承志试着用床帘将自己和外界隔绝,不过他失败了,床帘支架的长杆无处安放,如果直接插到土里,虫子就能顺着支架进入床帘。

  本来床帘也不是做这个的。

  几人只能祈祷着虫子不会找上自己,到处喷洒花露水和风油精,寻求物质和心灵的双重慰藉。

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